今天是 Skip Navigation Links
Skip Navigation Links
雲夢一中求學記(三)

雲夢一中求學記(三)

1980屆校友饒華軍)

 

 

我一向對數學充滿自信,自小對數的加減乘除頗有興趣。記得小時生産隊期間,我常在三奶奶家看隊裏記工員統計工分並張榜公示,年輕的記工員剛剛高中畢業,他用算盤統計工分時,我用心算早報出結果,而且毫厘不差,那計工員甚以爲奇。我自小學到初中數學成績一直無人能比,剛到一中時自以爲能,可經過幾次小考測試,與有的同學比,差距突顯,尤其在幾何知識方面,不甚明了。直到有一天晚上數學老師江有珍公開舉辦幾何講座,我才茅塞頓開。那天課前我並未獲得學校有公開課的通知,晚上突然發現教學樓東一樓燈火通明,教室內不僅座無虛席,過道上也站滿了求知若渴的一中同學,我擠進人群站在許多人的後面,踮起腳尖看到一班數學老師江有珍正一手拿三角尺一手握白粉筆,操一口純正的雲夢曾店話,高聲宣講幾何知識。在短短的兩個小時裏,江老師從例題入手,通過由淺人深,鞭辟入裏講解,使我頓時有恍然大悟的感覺,明白所謂幾何就是通過公理定律進行邏輯推理的學問。課後我照此理解,找來大量習題練習,發現果然如此,後興趣日濃,漸入佳境。那堂大課記憶之深,以致近四十年後我還記得那天江老師講課的神彩,還記得燈光映照下他額頭滲出的汗珠。他猶如迷茫中給我點燃了一盞通往數學殿堂的明燈,使我有如神助,于幾何學上大徹大悟。我甚爲不解的是,學校爲什麽再也沒開此類公開課。江老師作爲一班班主任專教一班數學,無論是管教學生還是教研數學,深受同學好評,我們時有所聞。那堂公開講座是我在一中唯一一次聽一代名師江老師講課,直到現在都難以抑制對他敬佩之情。令人痛心的是,在我們畢業後不久,江老師被深圳某校選調,數年後罹患癌症,不幸壯年早逝,真是天妒英才!

出身于西子湖畔天堂杭州的數學老師李耐秋,有著江南水鄉女子的精明與靈巧,在我們一中兩年裏善始善終爲我們二班講授數學。她經常在授課之余用帶有濃厚的江南口音的普通話,跟我們講爲學之不易、求學之艱難。她說道:別看我們現在這樣,上中學生活跟你們一樣困難。那時她愛人在雲夢棉紡廠工作,一雙十歲左右的兒女聰明可愛,家住縣春風商場二樓職工宿舍間,在當時是令人羨慕的幸福之家。有一天放學後她叫我和另外幾個男生,到她家裏幫忙移挪家具,使我對當時城裏小康之家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李耐秋老師對工作認真負責,對我們要求很嚴,對學生中出現的問題,敢于批評。她課講得好,尤其是解析幾何反映更好。正是中學打下的良好基礎,我在大學學高等數學時較爲輕松,未曾十分用功即輕易通過。李老師在我們畢業一年後迎來人生的一次重大變化,那年強調領導幹部的知識結構和學曆水平,李老師一夜之間從三尺講台走上了雲夢縣政府的主席台,擔任主管科教文衛的副縣長,一時成全縣人民街談巷議的熱門話題。後位至孝感市教委副主任到光榮退休。多年後,我幾乎經曆了李老師同樣的人生體驗,一紙公文就從一名終日勞于案牍的機關幹部成爲某市主管政法的市領導,官場機變,人事糾葛,其中的酸甜苦辣,想必有著共同的體會。如此說來,師生之緣,豈止于一中!

 

 

歌德在《少年維特之煩惱》裏說到:青年男子誰個不鍾情,妙齡少女哪個不懷春。我們上一中時正值青春年少,正如《西廂記》裏唱的:怪黃莺兒成對,怨粉蝶兒成雙。青春的躁動自是難免。看過《紅樓夢》的知道,在那個封建禁梏的時代,像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钗這樣十四、五歲的孩子,就已情窦初開,無論寶黛之間的細膩默契,還是薛寶钗的工于心計,都不象是幾個孩子所爲。奇怪的很,到二十世八十年代,封建社會已被打倒幾十年,我們還堅持"男女授受不親",男女之間互不搭理,盡管每天都在學校共同生活,也行同陌路,同學兩年,男女生幾乎沒有任何交流。那時二班團支部共三人,團支部書記羅元法,我與女生江翠香同爲委員,在少有的幾次支部活動中,要麽是胡老師安排工作,要麽是我們各自與胡老師單個互動,要麽我與元法商量,但與江同學從沒搭過話。有時候感覺場面比較別扭。

 

其實我們二班女生十幾人個個秉性端莊,勤奮好學,男生們素所敬慕。只是當時學習任務十分緊張,每天繁重的作業使你根本就無暇他顧。早起要朝讀,白天要上課,晩飯後要背記,晚上要自習。終其一日,宿舍、教室、食堂,三點一線,早習晚誦,日研夜練,生活規律從未打破。日思夜想的也是各科作業,那有心思戀及其它。再者同學大多來自農村,含蓄羞澀,性所使然。不像我們學長班全是城關學生,常有男女生嘻戲打鬧。只是一班校花出身領導幹部之家的戴文君身著一襲紅色長裙,嫣然淺笑,姗姗款行,每天從我們窗前飄然而過時,大家略有分神,心中激起一點小小漪漣,但很快複于平靜。正如《紅樓夢》史湘雲判詞:從未將兒女私情略萦心上。

 

雖說如此,男女生之間碰撞糾葛還是時有發生。某日全班同學正在埋頭作業,突然坐在教室右邊同學陳小方與同桌鍾守華不知何故發生沖突,上演了一曲《紅樓夢》第九回《起嫌疑玩童鬧學堂》。只見鍾守華拿起書本朝陳小方猛㧜過去,哪知陳小方身手敏捷順勢一躲,書本不偏不倚徑直㧜向正在專心作業的女生丁鳳新後頸上,引得全班一陣嘩然。丁同學手悟後頸,立馬驚起,杏眼園瞪,微露不快,欲言又止,後緩緩坐下,繼續作業。教室裏很快平靜如初,以致于不久後胡老師到教室巡視時,根本不知道剛才發生的精彩一幕。

如果說鍾守華書㧜女生是無心之失,那麽同學陸躍強與女生萬秀蘭之爭屬于事出有因,針鋒相對。那天陸躍強穿一件雪白的的確涼新襯衫,晚自習時化學老師李玉蘭發現陸同學背後有墨水汙漬,十分顯眼,忙問何故。陸躍強一看果真如此,很快斷定是後桌女生萬秀蘭所爲。可能陸躍強聽課時有背靠後桌的習慣,擾及後排女生。後面萬秀蘭則以墨水鋼筆尖正對陸的背靠處,導致墨染雪衫。陸同學與萬秀蘭父親同是一中老師,陸萬同爲一中子弟。但陸同學一向就不是省油的燈,哪裏咽得下這口惡氣,立馬決定報複。他用力往後一擠,後桌書落滿地,一片狼藉。這下激怒了平時沉默少言的萬秀蘭,她迅速沖到前面將陸的課桌推倒在地,結果陸的唯一一支鋼筆被完全損壞。或許陸躍強突然明白好男不跟女鬥的道理,沒有當場采取進一步的行動。但事後他迅速找到萬的父親正教一班語文的萬仁方老師,要求賠償鋼筆一支,並如願而還。多年後,已娶妻成家的陸躍強在雲夢街頭偶遇萬秀蘭的妹妹,獲知萬秀蘭已在孝感工作成家。第二天他攜家人專門趕赴孝感設宴款待萬同學全家,真情至歉,並述同窗之情。"真乃"相逢一笑泯恩仇"!

 

在一中二年級的時候,我班有名叫孫俊的七九屆插班生入讀,並與我同桌,我倆相處不久便意氣相投,終成莫逆,在高考後填報志願時我們相約同報空軍二炮學院,後來在軍校又同窗四載。家居城關的孫俊比我長一歲,自然比我見識多,心機深。那時學校堅持每天上午廣播操制度,孫俊常鼓動我借大家做廣播操之機溜出校門,漫步于雲夢街頭,遊逛縣城中心商場。商場一樓雜貨鋪裏有一著碎花連衣裙,生得眉清目秀、蜂腰俏肩的售貨女子。當時我並未在意。直到上軍校不久,孫俊告訴我,他有女朋友了。她就是那個商場的漂亮女生陳愛蓉,是他七九屆同班同學,在校時她們就互生好感,上軍校後書信傳情私定終身。至此,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孫俊常約我偷逛商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時就感覺"城市套路深,只恨生農村"。婚後陳愛蓉隨軍全家定居北京,現在家庭美滿幸福,兩人恩愛如初。我們時有聯系,常在春節小聚,有時進京相會承杯酒之歡,喝到興起我就提中心商場的事,孫家夫婦不禁幸福一笑!

 

十一

   

一中讀書期間,我很少參加體育鍛煉。特別是進入高二,每周僅有的一次體育課常被其他課程擠占,體育活動就更少了。幸運的是,承蒙天佑,雖然生活艱苦,學習緊張,我在一中兩年裏感冒都未曾發生。這應該得益于小時候練就的身體基礎。我從小就生性好動,兒時流行的遊戲運動如打陀螺、推鐵環、彈彈珠、跳繩、遊泳等,無一不玩,無所不精,尤其喜好打兵乓球。小學時有一要好同學周茂順,一直到初中我們幾乎終日形影不離,成絕對的鐵杆。之所以如此,是因爲他有一對帶膠的乒乓球拍,我倆常于放學後在學校水泥壘砌的球台盡情打球。班主任鄒冬清老師戲稱我倆是"球朋友"。有時忘乎所以直到幕色沉沉沉我才想起還要做晚飯,惶恐中匆匆回家時村裏已是炊煙四起,飯菜飄香了,而我家竈台仍是煙息火息,由是少不了挨老大一陣猛揍。

   

高一時帶體育課的是名叫陳勇的年輕體育老師。陳老師常年戴一幅高度近視眼鏡,中等身材,腰扳筆直,走路昂首挺胸,虎虎生風,著地有聲,一看就是搞體育運動的。七九年的冬天,他動員學生開展從雲夢到北京的象征性長跑,每天累計學生長跑公裏數,並在黑板牆上圖標位置。可惜應者寥寥,活動有始無終。後來是年齡居長、身材高大的吳老師帶體育課,他對其他老師擠占體育的行爲頗有微詞,但終究在學校默許下無可奈何。吳老師氣場十足,聲音宏亮而盛氣淩人,經常于廣播操時整列隊伍,在沒有麥克風的情況下,操場上七八百名做操的學生都能清楚地聽見他發出的口令。

與體育老師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我們班體育委員謝少東身材瘦長,略顯單薄並有點駝背,整列隊伍發號施令稍有中氣不足之感,但工作是很認真負責任的。畢業後他考入軍校,在新疆部隊艱苦奮鬥三十多年,其風貌依舊,只是更顯老成與斯文。

   

一九七九年春,學校舉辦了我們在校期間唯一一屆學生運動會。設有長跑、短跑、跳高、跳遠、鉛球等項目,我自感無力拼爭,只能做場邊的的看客。擔任現場播音的是我班美女同學朱丹,她不僅爲場上同學助威加油,而且適時播誦大家稿件。我寫了一遍內容膚淺文理粗通的廣播稿,通過朱丹甜美柔和的播報,使我的心軟軟的,也感覺學習之余難得的輕松。由于大家平時鍛煉不夠,感覺整個運動會基本乏善可陳。在女子200米短跑時,我班劉雯同學報名參加,很是出人意外。劉同學生的纖巧瘦小,看似弱不禁風,哪知比賽時發號槍一響,拔腿就跑,有如一只奔跑的小鹿,竟一路領先,在同學們聲嘶力竭的加油聲中,眼看沖刺在望,突然她一個咧趣,失去重心,不慎摔倒在地,功虧一篑。看到迅速爬起來的劉雯嬌喘息息,淚光瑩瑩,同學們不禁跺腳扼腕歎息。

 

十二

   

一中學習氛圍很濃,濃得讓人不敢有絲毫懈怠。有時晚自習稍晩點到教室,看到同學們都已在靜靜的埋頭作業,自己頓時惶恐不安,生怕學不努力而落于人後,趕緊迅速歸位認真學習。學校管理學生還是主張馳張有度,大概老師們看到日夜拼博在高考戰場上的學生,心生疼愛,提倡適當放松調節,以此提高學習時效。

記得有一次學校集體組織到縣電影館看電影《405案件》,是老牌影星仲星火主演的一部偵探片,影片運用聲光技術制造懸念和緊張氣氛,至始至終刺激觀衆神經,給我們耳目一新的感覺。這時中國電影以及其它藝術領域都伴隨著改革開放的啓步,開始引進傳統友好國家之外的藝術作品。其中最大的電影事件是日本電影《望鄉》的公演,引起社會哄動及巨大爭議。影片講述日本軍妓的悲慘故事而有大尺度的畫片,盡管在今天看來簡直是小兒科,但在當時有許多人認爲大逆不道有傷風化,甚至被認爲是黃片。那時花錢看電影是奢侈行爲,我這樣的窮學生當然無福消受巜望鄉》這樣的電影美餐,班裏幾個城關籍學生看過之後常有議論。有一天同學楊三學把我拉到一傍,一臉神秘的怪笑,俏俏地告訴我:他前排的女生在討論《望鄉》呃,她們也看黃片了!後來印度電影《流浪者》也頗具影響,裏面的主題曲《拉茲之歌》迅速廣爲傳唱。我雖不曾觀看此片,但通過報紙評論和看過的同學議論,已略知大概。由于此片的影響力和觀衆需求,縣城電影院破例放通宵電影,而我們宿舍與影院僅一牆之隔而不隔音,那幾天我們整夜都在"阿巴拉古,烏烏……,阿巴拉古,烏烏……。"的樂曲聲中度過。一時《拉茲之歌》流行校園,人人哼唱。

               

這個期間我們也見證了電視機開始走向大衆,縣城裏有些單位包括一中都有一台十四寸右右的黑白電視。有一個周未的晚上,城關籍同學胡慕環盛情邀我去他爸所在單位看電視,他在電視開機之前就用小凳幫我占居中間位置,在一間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間,擠滿看電視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我們一起看了一部十分精彩戰爭影片《兵臨城下》,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周末之夜。學校有時周末開放電視,體育老師陳勇負責在室外空地上安置電視,調整信號。盡管黑白電視常漂雪花,而後面的人只看個人影又聽不清聲音,但還是吸引了大批觀看的師生。同學們從這方寸之物開始了解廣闊世界,方知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一部介紹日本的記錄片給我很大震憾,裏面都市繁華,高樓林立,黑色的高速公路網遍布全國,路面平坦寬闊,來往車輛奔馳不息。看了心裏有種說不出感覺,沒想到與我們有血海深仇的日本鬼子發展得這麽好!可喜的是今天這一切我們都有了。

這時我們開始有電視劇的概念。在中國還沒有一部自己的電視劇時,美國劇《大西洋底來的人》來了,這是我知道的中國首部電視劇演潘,學校幾乎每集都對學生開放觀看。此劇是部科幻片,劇集很長,劇情平淡,印象不深,但還是頗受歡迎。

   

這時正值全面改革開放的前夜,我們在埋首苦讀的同時,悄然感受著社會的變遷,時代的變化,以及新文化、新觀念、新思潮的撞擊。這種沖擊來勢凶猛,勢不可擋,任何人都不能置身事外。正因如此,我們的生活,我們的未來從此將發生翻天覆地的巨變,一個強大的中國從此走向崛起。幸運的是,我們是這種變化的最初見證人和幸福的受益者。

十三

  

有人可能會奇怪,求學記已出十二輯,但遲不肯談化學課事,這是爲什麽?原因在于化學曆來是我心中的痛。我一向對化學課甚無興趣,那些總記不住的元素周期表和繁瑣的化學方程式,看著都讓人頭疼,哪裏還有興致去學。從初中到高中,各科成績化學考分總是擺尾。初中化學是後來成我嶽父的王校長主講。他曾告訴我,他原本就是五十年代中師畢業,未曾學過化學,只是當時一時並無化學教師,不得已免爲其難親自上陣,邊學邊教。往往是昨晚才搞懂,第二天就教學生,其效果可想而知。

    

到了一中後,教我們化學的兩位都是女老師。無機化學是嚴秀玉,有機化學是李玉蘭。相比而言,嚴老師稍年輕些,戴一幅近視眼鏡,頭發烏黑,姣小玲珑,衣著樸素整潔,講一口地道武漢話。有次講到棕色環原理,因武漢話"棕色環"與同學鍾守華名音相近,課後同學們常模仿嚴老師叫鍾守華爲棕色環。有一天同學劉錫漢以此稱呼時,鍾同學勃然色變,幾要動粗,讓錫漢尴尬不已。嚴老師于化學還是很有研究,水平不低,上課可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地講一節課不歇。缺點就是板書過少,啓發式的問答不多,我基本上跟不上她的思路。課堂上少有的幾次提問,都是曾凡得等那幾個化學成績好同學回答。後來曾同學化學好而上了醫學院,現成雲夢外科名醫,人稱"雲夢第一刀"嚴老師一向表情嚴肅,除上課之外,從不與學生交流,永遠是一幅公事公辦的樣子,課完後夾著教案立馬走人。

   

與嚴老師相反,教有機化學的李玉蘭老師給我的印象是慈愛親和,上她的課,心裏總有一種暧暖的感覺。李老師不幸腿有微疾,不良于行,但這並不影響她滿腔熱情地教書育人。她講課認真,勤加輔導,我于有機化學還算明白。課後輔導時常與學生話些家常瑣事,有時幽默一下讓大家開懷一笑。聽孫俊講,她在帶79屆生時,批評一女生時道:你這麽馬虎,將來怎麽能找個好婆家是啰!說的大家哄堂大笑。

 

2017-05-15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鄂公網安備 42092302000016號

雲夢一中網站 版權所有 鄂ICP備15022630號-1
地址:湖北省雲夢縣 技術支持與網站制作:北京環球趙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0712-4220170    建議使用IE5.5以上浏覽器,分辨率1024*768